AD
首页 > 健康 > 正文

两个人的村庄,百亩良田随便种,每餐只能吃“清水煮面”

[2019-07-11 20:36:34] 来源:本站 编辑:小小 点击量:
评论 点击收藏
导读:原标题:两个人的村庄,百亩良田随便种,每餐只能吃“清水煮面”作为全国沙尘暴四大策源地之一,被沙漠三面包围的甘肃省民勤县面临日益严重的沙漠化。而位于民勤县的东容村则是最为危险的一个沙漠村,五十年前东容村往东,几公里就是一个面积一万多平方公里的淡水湖,但不知从哪一年

  原标题:两个人的村庄,百亩良田随便种,每餐只能吃“清水煮面”

  作为全国沙尘暴四大策源地之一,被沙漠三面包围的甘肃省民勤县面临日益严重的沙漠化。而位于民勤县的东容村则是最为危险的一个沙漠村,五十年前东容村往东,几公里就是一个面积一万多平方公里的淡水湖,但不知从哪一年?青土湖水干、风起沙逼人退,每年春天魏光财总是第一个见到沙尘暴从自家的房顶呼啸而过,整个村庄被笼罩在一片昏暗当中。如今多年过去,三万多人已经搬迁,只有魏光财和妻子守在这里,亩良田随便种。(图片来自东方IC)

  一个村庄的兴衰,也记录着魏光财个人的所有荣辱。在这里他当过计划生育宣传员,他当过十年代课老师,在这里他曾经取妻生子,在这里,他种柳防沙。不过那一切曾经的热闹,如今都只是成了回忆。为了防沙、治沙,东容村的先人们在沙窝边上栽了一些红柳。每年冬春的时候 ,老魏就和老伴背着麦草,到村东头也象征性的在沙漠边上埋一些麦草的方格。然后围着先人种的红柳转上几圈肆虐的风沙当中,老魏就这么苦苦的守望着。(图片来自东方IC)

  由于沙尘暴的侵染,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时候,东容村的人就开始往外走。有了人家走了几十年了,但老魏仍然能一五一十的说出人家当时的模样,他们的癖性。他最怀念的日子其实就是六十年代,那时候村子里有一百多人,孩子也多,从早到晚听得见笑声。1989年三十七岁的魏光财,担心去晚了分不到好地,急匆匆带着十六岁的女儿,踏上了前往他乡的路荒野上,魏光财开始开荒,打井重建家园。(图片来自东方IC)

  然而一阵喧嚣过后,魏光财发现,其实这里依然是水源不足。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,一年间五十几个搬迁户,到了年底,竟然没有了踪迹。孤零零的日子里,魏光财忍受着寂寞,他不停地回望着家乡曾经的富饶和村子里曾经有过的热闹。就在东容村最辉煌的日子里,21岁的魏光财,用双套马车娶回了自己的媳妇张菊花。冬天,魏光财实在无法忍受人在异乡的寂寞,在新开发的地方只住了一年又回到了东容村。(图片来自东方IC)

  他说呢还是自己的土屋子好,至少这里还有他一起长大的那些伙伴,有他熟悉的父老乡亲。但儿女们和老魏的想法不同,老魏的儿子说,家乡已经没什么发展前途了所以他执意带着媳妇去了内蒙去打工。女儿也说穷死 饿死,也不想住在这里。几年前,她也嫁了外乡人。孩子们走了 ,在接下来的几年当中,老魏是三次搬迁 ,三次又返回家乡。原因只有一个,在外面心里堵的慌。(图片来自东方IC)

  因为水质变差,土地严重盐碱化,小麦、地瓜这些父辈们种植过的作物,如今在东容村已经绝迹了,虽然看着百亩良田,但却不能种。老魏门前只种了十几亩的茴香,这是老魏现在唯一的经济来源,也是他感知季节变化的一个主要依据。一年四季老魏的餐桌上,其实也很少有什么变化,就是清水煮面,白菜蒜泥拌在里面,老两口也吃得瓷碗叮当作响 。(图片来自东方IC)

  每年清明节前后是村庄里最热闹的时光,搬迁走的村民三三两两,回到东容村上坟烧纸。一旦时期过了,这里又恢复了往前的模样,由于“寂寞”,他甚至关心起自己的影子来。在中国西北的这块土地上,他发现,冬天的傍晚,影子要比夏天长得多。他边说边伸出微微颤抖的手,比划出两个手掌的长度。寂寞让这名木讷的农民变得像个诗人一样敏感。(图片来自东方IC)

  责任编辑:

查看更多:这里 东方

为您推荐